我的心意你懂吗 | y-hf.cc 幽灵专家的个人博客

《故事会》中篇故事·啼笑皆非的神卦

1. 落匪窟谎言脱身 

明朝初年一个暮春的傍晚,有位屠姓举人赶路,急匆匆地经过滕县卧虎山下,突然,从灌木丛中蹿出三五条大汉拦住去路,屠先生知道遇上了歹人,双腿止不住发抖。这些人将他牵到了一个山洞里,揭去面罩,只见松明火把照耀下,一位长相剽悍的山大王端坐狼皮墩上。 

这山大王起身让座:“昨日先生在沈家镇替人卜卦,果真是诸葛亮再世、袁天罡重生,因此朱某人特意将先生请来,求您给算上一卦。” 

屠先生暗暗叫苦,没想到自己昨天在沈家镇设摊算卦,随口蒙了几句,竟让这贼人的手下看见了。可他千算万算,怎么也没算到会被“请”到土匪窝里。屠先生听山大王言语中的意思,知道自己是遇上了一个笃信算卦的主儿,于是叮嘱自己千万不可惊慌,必须随机应变,否则这贼人一翻脸,脖子上吃饭的家伙可就没了! 


再说这位山大王,姓朱,名万能,手下聚集了十几个喽罗,专抢零星的过往商人,夺财不伤命。朱万能报了姓名、生辰八字,说他现在急盼成就一番大事:近日探访得知,山下往北去有个窦家庄,庄主颇有田产,窦家自觉人缘不错,防范不甚严密,朱万能想下山去劫掠一番,估计可得几千两银子。因为头一次做这么大的买卖,拿不定主意,这才求屠先生给予指点。 


听了这话,屠先生暗自思忖,眼下十几个山贼,就足以为祸一方,若让他扩充起来,老百姓还活不活了?再说,那窦庄主既是人缘好,必是善良人家,怎忍心让他遭殃?不如将计就计。他假意凝眉思索再三,微微摇头:“不可不可,这窦员外家万万动不得呀!”“为什么?”“大王姓朱,那人姓窦,‘猪’若是吃了‘豆’,很快长出肥膘,那就离挨宰杀不远了!” 

“啊!”朱万能脸色一变,差点拍着石桌跳起来!但他看屠先生一副认真的样子,不敢得罪,就和颜悦色地询问:那他何时才能翻身呢? 

屠先生心想,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!要靠三言两语劝朱万能放下屠刀,那是痴心妄想,还是以消磨他的杀心为上,就字斟句酌地说,你目前将星不亮,只能潜伏爪牙;想要一举成名,那得隐忍五年。 

朱万能一听他有“将星”,更加坚信这先生确是神卦了,赶紧问他应当如何做才好,屠先生想了想,随口说道:“大王姓朱,‘猪’吃‘糠’,日子长。下山往南去百里,有家姓康的富户,可以助你飞黄腾达。” 


一席话说得朱万能大喜过望,马上设宴招待屠先生,席间,再三邀请屠先生做他的军师。屠先生推托道:“现在时机未到。小弟的这姓犯忌,你想想,‘猪’遇上‘屠夫’,那还有好啊?须待我下山改了姓,被千人认可,那时再来辅助大王共图大业。”朱万能听屠先生说得有理,便赠他一锭银子,再三相约见面的日子,依依不舍地把他送下山寨。 


2. 过康庄留下心病 

屠先生下得山来,冷风一吹,酒醒了,摸摸脑袋,还在脖子上,他连呼“好险”,慌忙沿途南下,一边算他的卦,一边奔京城方向而去。 

原来这屠先生乃是一名落难的举人,他赴京赶考途中,被土匪抢光了财物。过去的读书人,有两件是必学的,一是医,二是易。算卦风险小,这屠先生就一边算卦一边赶路,许些不痛不痒的愿,骗几文铜钱填饱肚子。他做梦也没料到会被盗匪请去算卦,还靠胡言乱语骗了盗匪一大锭银子! 


转眼三天过去,屠先生来到一个村庄,村中一幢最大的瓦房砌有砖墙,屠先生便知道那是富足人家,有钱可赚,于是反复在院外敲他的铜板。果不其然,黑漆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出来一个小丫环,说:“东家请先生进去算一卦。” 


屠先生跟随丫环进了院子,一位中年汉子将他迎进客厅吃茶,一报姓氏,屠先生的冷汗刷地下来了:这村庄叫康庄,这家主人就姓康!屠先生问康员外,北边有个卧虎山,你知道吗?康员外道,卧虎山,谁不知道,那地儿离这儿不多不少,恰恰百里! 


屠先生慌乱中喝了一口热茶,烫得眼泪都出来了。他本来只为解救窦庄主,又怕朱万能贼心不死,就随口编出个姓康的,谁知道事情这么凑巧,南边偏偏就有这么个康庄、有这么个康员外,而且距离不多不少,恰恰一百里!老话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五年光阴,眨眼即过,朱万能倘若不落法网,到时候一定比现在势力更大,康家区区小院,怎么防范? 


屠先生恍惚中,忽听康员外报上了生辰八字,他赶紧装模作样掐算一番,随口说,员外自明年起,家业一天比一天兴隆。那员外急忙追问:“那我命里有没有小人,如何提防?”屠先生赶紧趁势点拨他道:“你注意正北方向,有个姓朱的,是员外的克星,五年后,员外有一大劫,破财伤身,都在此人身上,因为‘猪’是吃‘糠’的。好在员外这‘糠’厚实,如果小心防范,可以逢凶化吉。” 

康员外十分感谢屠先生及时点拨,留他在康庄住了两天,招待得十分热情,临别还送了银子做盘缠。 

屠先生辞别了康员外,越想越内疚:康员外与自己素昧平生,待自己这么好,自己却唆使朱万能五年后靠“吃”他发迹,更要命的是,那盗匪对自己的胡言乱语深信不疑!他是求功名之人,绝对不敢对康员外道破实情,若是泄露出去自己与盗匪有过交往,只怕会革除功名,永无出头之日!考虑再三,屠先生在康庄附近的一个小镇住下,见旅店的掌柜为人忠厚,便写好一封信,嘱咐掌柜三年后一定亲手将此信交给康员外。做完这些,他不敢再算卦误人,日夜兼程赶赴京城,静心读书,只待秋后一搏,此是后话。 


3. 动善心雪地救孤 

再说康员外,送走屠先生后,心里一直疙疙瘩瘩:正北方向,姓朱的是我的克星?想想屠先生所言,甚有道理,这“猪”可不是吃“糠”嘛,但不知这姓朱的什么模样,如何防范才能逢凶化吉?于是就格外留意北边的动静。他北边有些薄田,租给了佃户耕种,看看冬至过去,康员外就到那边闲走,顺便把租子收回来。 


这天,康员外收了租子回返,却见村外谷神庙附近,蜷着一团东西,近前一看,哎呀,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乞丐,冻倒在雪地里……康员外赶忙找人把小乞丐抬到康庄,命丫环烧姜汤、喂粥饭,救活了小乞丐一条命。 


小乞丐醒过来,知道是康员外救了自己,连忙跪在炕上磕头,自称姓朱,老家在北方,因遭受灾荒,父母双双饿死。他一路乞讨至此,今日没讨到食物,就冻倒在雪地里了。小乞丐恳求员外把他留在庄上,无论放猪牧马,只要有口饭吃就成。康员外听完他的诉说,惊得半晌无语,屠先生告诫他北方有姓朱的是他的克星,果然就寻上门来,并且是自己引狼入室,亲自找人抬回家的。再一算,五年后,这小子长到二十岁了,杀人夺财,正是年纪!早知道如此,真不该救他,由他冻死倒也干净! 

可是康员外这人,心地挺善良,转而一想,我好生待他,任是铁石心肠,也能感化,怎见得就一定会打我的主意?这恐怕就是屠先生所说的“防范”吧。 


于是,康员外就留小乞丐在庄上住了下来。这孩子聪明伶俐,凡事只要康员外一个眼神儿,他立刻明白,康员外见他天资聪颖,索性不让他做活,特意请了塾师,教他读书。这孩子记性好,悟性高,两年下来,师傅教不了啦,几次提出让东家另请高明。康员外甚是欣慰,心想:我这么善待他,将来就是冥冥中鬼使神差要他夺财夺命,他也下不了手!这么一想,他对小乞丐越发亲热,背地里还悄悄对小乞丐说:我中年无子,看来是绝后的命,晚年全指望你啦,你眼下且用功读书,等时机成熟,我收你做义子,家产都归了你。 


小乞丐连忙叩谢:“落难之人,蒙老爷收留,已经恩重如山,岂敢攀龙附凤、做老爷的义子?皇天在上,朱某若敢有半点负心,愿遭五雷轰顶!”康员外见他如此通情达理,更是喜不自禁。 


4. 蹩脚信歪打正着 

眨眼三年过去,康员外几乎把算卦那桩事忘记了。这年中秋,突然有人上门投书,说一位姓屠的算命先生三年前留下了一封信,那先生曾再三嘱咐,说这封书信事关康家一门大小的生死。康员外急忙拆信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:“两年之后,猪欲食糠,愿君早防!” 


这一封信,勾起了康员外的心病,那位算命先生绝非寻常,他算定北方有姓朱的来夺我性命财产,可不就出来个姓朱的乞丐!如今此儿年已十八,再过两年,羽翼生成……有心把他赶走吧,又怕加剧仇恨,他已将家中情况摸得透熟……康员外让这封信搅得寝食不安,神魂颠倒,最后一咬牙:非亲非故,让他享了这几年福,也不欠他什么了,不如及早打算! 


进入三九,年关将近,康员外主意打定,就带着小乞丐下乡收租。这天,来到一个荒僻小村,康员外故意与佃户吃酒,捱到天黑,却不顾主人挽留,执意要走。佃户留不住,就顺手将一柄做木工活儿用的锛子递给员外,让他防身用。 


两人走到野外无人之处,康员外提着锛子,再三端详眼前的小乞丐,越看越舍不得,三年来这孩子身前身后,善解人意,就算养只小猫小狗,它死了,也得难受多少天哪,别说一个活人,如何下得了手!但是,屠先生的警告绝非空穴来风,老话说,不听好人言,吃亏在眼前!康员外酒劲儿上来,一看两人正走在一条小道上,四周无人,他心一狠,牙一咬,喝了声:“你给我跪下!” 


小乞丐吃惊地盯着康员外看了半晌,见不像是开玩笑,就赶紧跪下,说:“小的有什么过错,老爷只管训责。”康员外却不说话,双眼一闭,锛子高举过头,恶狠狠地就要劈下来! 


也是小乞丐命大,康员外朝上一举锛子,不提防小道边有一棵树,树枝正横悬在他头顶,那锛子撞在树枝上,反弹回来,“啪”的一声折为两段,锛头下落,正好砍中康员外的胸口,顿时血流如注……小乞丐一见,慌忙扑上来,撕破衣襟,往员外伤口上缠,怎奈失血过快,怎么扎也止不住。小乞丐背起员外就往山下跑,边跑边高呼:“来人啊!救命啊!”跑到后来,小乞丐实在背不动员外那肥大的身躯了,就拢了些枯草垫在员外臀下,用衣襟将员外与自己背对背绑在一起,半拖半背,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,央求人去请郎中,这时,康员外脸色煞白,已经奄奄一息…… 


郎中察看了康员外的伤势,不禁啧啧称奇,说道:“这锛头若再深入一分,就是神仙也无力回天了!幸好员外皮肉厚实,才没伤及要害,也亏了这小兄弟连夜奔波,不然失血过多,也就救不得了。如此看来,员外当真是福大命大啊!” 


康员外躺在炕上,听了郎中的话,不由感慨万千:他本打算杀掉小乞丐,岂料小乞丐以德报怨……康员外瞅身边没人时,悄悄问小乞丐:“你为什么救我?你不恨我?” 


小乞丐道:“要是没有员外相救,我三年前就死了,活到现在,已赚了三年;现在知书达理,都是员外赐的,我就是再死上几回,也没有恨你的道理呀!”康员外听了,一把搂住小乞丐,放声大哭! 


经过这件事,康员外认定小乞丐心地善良,在山上的举动,寻常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,这样的人怎么会害命夺财!于是在征得小乞丐同意后,他选了一个黄道吉日,请来亲朋好友,正式收小乞丐做了义子,改名康耀宗。这年秋天,康耀宗中了秀才,读书闲暇,帮助父亲打理家事,很多康员外想不到的事,他想在了前头,没过两年,康家的日子更富裕了。 


事后,康员外细嚼屠先生的卦辞,恍然大悟:“真是天机难解!郎中说我皮肉厚实,才没被锛头所伤,不正应了‘糠’厚实的卦辞吗?正因为我这‘糠’厚实,才没被猪吃掉,反而得了个出色的儿子,可不叫逢凶化吉?那屠先生真是神仙!” 


闲了爷俩唠嗑,康员外说到屠先生的预言,康耀宗笑道:“人嘴两层皮,歪理成正理!咱家这么大产业,您整日算呀算,有朝一日驾鹤西去,这产业也带不去,何不趁有生之年,多积些善……”康员外听了,点头道:“有理,哪天我去庙里认捐。” 

“父亲差矣。现在黎民百姓都忍饥挨饿,您却去孝敬那泥胎,岂不是舍本求末吗?” 

一语惊醒梦中人,康员外想,平时佃户也有背后骂我心狠的,不是他们,我哪来的家业?于是他发话减免田租;又听从康耀宗的建议,腾出两间厢房,房中各竖一根铁柱,穿上绳子,挂上巨大的被褥,白天吊起来,夜间放下被褥,让那些无处栖息的乞丐晚上聚到这里,头里足外,扇子形躺下,盖上被子休息。乞丐们免了受冻之苦,到处一片颂扬之声。康耀宗索性好人做到底,早晨还给每人一碗热粥垫底。乞丐们也是有良心的,觉得不能白吃白住,回来投宿时必不空手,哪怕是一砖一石,也要捎回一些。康员外正筹划盖一处酱坊,结果用料全是这百余个乞丐奉献的!康员外家的日子就像面鱼儿扔进油锅里,眼瞅着就发起来了…… 


5. 猪吃糠巧应预言 
康员外名声日盛,很快传到卧虎山上。 

那个匪首朱万能,一刻也没忘记屠先生五年后“吃糠发迹”的预言,见康家富甲一方了,欢喜得朝天磕头:“我这‘猪’有终生吃不完的‘糠’了!”他准备妥当,把山寨里三十多人马一齐带上,选好日子,悄悄潜到康家大院,将院子团团围住,一声令下,杀声冲天,口口声声让康家献出银子,否则杀将进去,鸡犬不留! 


朱万能一伙喊声未落,却听到身后有声响,回头一看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许多农夫,将他们团团围住,铁锹镢头密密匝匝,人数超过己方十倍!围困土匪的正是康家的佃户,他们听说康家有难了,便自发赶来援救。 


正僵持不下,墙内梯子上有位年轻人说话啦:“我是少主人康耀宗,小庄不想与大王为敌;如果愿意交朋友,请到客厅一叙。”事已至此,朱万能示意部下先不要动手,他自己赤手空拳进了院。 


进得院内,就听院内喧闹吵嚷,原来是寄宿的乞丐们闻听盗匪要抢劫康员外,个个义愤填膺,愿与盗匪性命相拼!见这阵势,朱万能倒吸一口凉气。康耀宗笑着对众乞丐说:“我和这位寨主有话商量,诸位不必担心,请回去歇息吧。” 

朱万能暗暗惊叹这康秀才稳重大度。乞丐们退去后,康耀宗彬彬有礼地问朱万能:“大王啸聚山林,日子想必滋润,缺什么只管吱声,何必伤了和气?” 


朱万能只好实话实说,他与弟兄们整天提心吊胆,今夜脱衣上床,不知明天还能不能穿上,做梦经常与监牢有关,“不为衣食所迫,哪个肯做这杀头的勾当,个个连成家都不敢,只怕日后拖累老婆孩子。” 

康秀才听罢,起身施礼,说:“大王如欲让弟兄们温饱度日,敝庄新开了一家酱坊,可交与大王代管,弟兄们凭力气吃饭,工钱如数发放,请大王三思。” 


朱万能大喜,当下与弟兄们商量,弟兄们大多过够了刀口舔血的营生,愿意随朱万能经营酱坊。朱万能听信屠先生的卦辞,五年来一直潜伏爪牙,故而作恶不大,康耀宗出头与官府协商,官府兵不血刃,平了一方盗贼,何乐不为,慨然答应不再追究。 


朱万能和他的弟兄们一步登天,成了良民,更佩服屠先生了:“神了,他说我‘猪’宜吃‘糠’,我可不就吃到了长远饭嘛!说我有将星,原来是‘酱星’,高见,高见!” 


回头再讲屠先生,他到了京城,初试失利,便留在京城苦读,等到下次开科,金榜高中。他一刻也没忘记康员外:当初都是自己信口雌黄,朱万能万一当真去劫掠那姓康的,那却是屠某的罪孽!盼星星,盼月亮,吏部消息传来,要任命他为江阴知县,他托了关系,与另一位去滕县上任的同年调换,心急如焚地赶赴到任。 


去县城必须先经过康庄,屠知县赶到一看,五年的光景,沧海变桑田,这康庄富丽得让他不敢辨认了!康员外听说知县驾到,亲自迎接,席间让少爷拜见县尊,把父子相识的过程讲了一遍后,说:“大人当年神机妙算!不是您再三嘱咐提防姓朱的,小老儿便不会陡起杀心,也就难以成就父子奇缘,更不会有康庄今天的繁荣!果然应了您逢凶化吉的预言!” 


屠知县愣了半晌,心想:幸亏当事人行为超常,才与大祸擦肩而过!事到如今,他也不再隐瞒,把当年算卦之事如实说来,康家父子瞠目结舌:“大人说的是卧虎山的盗贼朱万能?不劳大人记挂,他已娶妻生子,再不为非作歹了!”说着马上派人把朱万能找来。朱万能一见知县竟是当年的神卦,连忙跪地磕头:“不是大人指点迷津,小人如今是阶下囚了!” 

屠知县仰天长叹:“成事虽在天,谋事却在人!” 

屠知县到任后,将自己信口编造卦辞、险些酿成大祸的经过,当笑话讲给下属听,并下令,今后如有敢在本县境内算卦骗人的,杖二十,枷示三日,罚苦役一月。 

想不到他的说法没人肯信,大家都说,街上那些摆摊的当然是骗人,屠知县却是神算,就凭他老人家替朱万能和康员外算的那两卦,纵然是菩萨下凡,也不过如此!

作者:Fenixyan 分类:默认分类 浏览:507 评论:0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